下一个共享风口会是充电宝吗?盈利模式是什么?

来源:南方都市报04-18 09:37作者:谢宇野

开  栏  语

站在风口上,猪都能飞起来。新常态下,尽管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,但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并没有改变。与此同时,马云、雷军、胡玮炜等等引领行业发展的弄潮儿,神话般的奋斗史为众多创业者构造了一个仿佛触手可及的美梦。即便成功者寥寥无几,但也引得无数人依然趋之若鹜,宁死也要站上风口。

今起,本报将开设“新风口”版面,报道经济新常态下出现的新行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。

最近,充电宝成为了共享经济的“新宠”,甚至有言论号称“共享充电宝将成为共享单车的接棒者”。这种言论其实并不夸张。在深圳的大小商场、餐厅酒吧等消费场所,消费者经常可以看到这些共享充电宝。而在深圳的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,也已经拿到亿元级融资。相比共享单车,共享充电宝由于成本低、损坏率小,甚至说更有深圳特色新硬件成为了投资界的新宠。不过,由于门槛低、易复制,竞争也在加剧。

群雄逐鹿

众多机构涌入共享充电宝风口

“共享充电宝的基本逻辑其实还是分时租赁,就像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一样。”昂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如是解释。

目前共享充电宝主要有三种应用场景:商场、车站等人流量大的场所,餐厅、酒吧等消费场所,出租插头为主的小场景。深圳最常见的两种场景是在前两类场所,后者则尚未进入深圳。

共享充电宝企业中,“杀入”商场、车站等人流量大场所的代表企业,有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来电科技”)、深圳市云充吧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云充吧科技”)等。其中,来电科技成立于2014年,公司位于深圳前海,主要从事充电宝的租赁、销售业务。2015年4月17日,来电科技将第一台充电宝租赁终端设备投向市场,2017年4月获得由SIG和红点创投领投,九合创投和飞毛腿跟投的20 0 0万美元A轮融资,这是迄今为止共享充电宝行业最大的融资,也成为行业内的一匹“黑马”。截至目前,来电科技已入驻80多个城市,并与万科、华润、海底捞等企业达成合作关系。

通常大场景应用中,一台机器内会储存20- 30台充电宝轮换,相对来说满足的人也更多。与之不同的,则是酒吧、餐厅的小场景。这种小巧的机器,同样是吐纳式的充电宝装置。不过,一台机器只放置10台左右的充电宝,机体比一台微波炉还要小。这是由于餐厅、酒吧这些消费场所场地有限,而且小机体方便移动的特点也更适合这些商家。这种场景的代表企业是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街电科技”)。目前,街电科技已获得由ID G资本、欣旺达领投,联新资本等跟投的亿元级别的A轮融资。

从融资的情况来看,资本市场的注意力的确被共享充电宝吸引过来。昂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介绍,目前大型投资机构对这一新风口的投入“毫不手软”,共享充电宝领域内“出头”的企业背后也都有几家大型投资机构。相对来说,中小型的投资机构更谨慎。不过,既然风口已经出现,也不排除中小投资机构也希望上场“赌”一把的情况,“资本的大量注入,其实可以看成是测试,这个项目在城市中是否能够站住脚,日后必会见分晓。”

转型之路

传统销售力不从心,共享新模式出现

事实上,共享充电宝出现的时间比第一台共享单车还要早一年多。2014年成立的来电科技,是业内公认的第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。不过,它的出现是从一个“失败”的故事中来的。

2003年,“来电”创始人袁炳松开始在深圳创业,项目是锂电池相关的行业。在2013年“双十一”期间,经过淘宝、京东两番促销,他的充电宝不但没有热销,反而留下了七八万部库存,折合上千万元的价值,“那个时刻,我知道被宣判了‘死刑’,充电宝传统销售走到了尽头。”

有了这个血的教训,袁炳松只能在这些库存上想办法。卖不出去,租呢?经过几天的闭关头脑风暴,袁炳松和团队讨论后认为,当下充电宝市场的问题在于,用户不是要买充电宝,而是要自己的手机“电池满格”,那么充电宝不应该仅仅是商品,它是电的载体,这是更真实的需求。2014年,这家企业正式更名为“来电”,开始“转型”做共享充电宝。目前为止,在深圳这座城市,有500多个“来电”的充电宝吐纳机、4万多台“来电”的充电宝在城市中流通着。据介绍,“来电”的运营和品牌团队在深圳,硬件生产则是在广州,主要有充电宝知名的品牌“飞毛腿”作为供应商,而“飞毛腿”本身也是来电的投资人之一。

“从传统生产到互联网共享,是很多共享经济的共同点,这一点有利有弊。”王磊透露,类似充电宝这类生产制造企业,拥有多年的制造经验,这是从事互联网共享的必要基础,但同时是否能够很好地完成此转型也是极大的挑战。过去,传统企业更多的是出售产品和设备,在深圳这个以制造闻名的城市,有大量的类似企业,他们的运营模式多少有点“简单粗暴”,但如今互联网经济的玩法是另一套规则,尤其是资本介入后,如果不能很好转型,同样是没有出路的。

盈利模式

相比共享单车,共享充电宝似更有前途

共享经济的盈利模式,永远是业界关注的话题。袁炳松透露,目前“来电”的盈利模式主要由几部分组成:租金、广告收入、押金和充电线出售。

目前,共享充电宝的押金部分多数在100元左右,和市面上充电宝价格持平。不过,“来电”和支付宝合作后,凡是芝麻信用达到600分的用户可以免押金。袁炳松认为,押金并不应该成为共享企业的主要或者说重要收入。在他看来,政府对共享经济的押金管理会越来越规范、越来越透明。

充电线的出售,也是众人关注的话题。充电宝本身没有充电线,如果没有自带充电线,用户需要自掏腰包买一根线,一条充电线10元,有人认为这是来电一部分不算小的受益。袁炳松却表示,没有配备充电线,一是怕损坏率高,二是担心手机充电端口不同。不过,在即将推出的新一代“来电”充电宝,将会有自带的充电线。不难看出,袁炳松更看重的是广告收入,以及积累用户之后的变现。

魔力伞创始人沈巍巍对共享充电宝的发展较为熟悉,他的企业也希望成为类似的共享经济“分享者”,只不过他“共享”的是雨伞,项目还在广州推进中,不日可能就会来到深圳。“通过数据来看,充电宝收回成本的时间大概是3个月,这对比共享单车来说大大缩短了回收周期。”沈巍巍说,相比自己的共享雨伞项目,他甚至有点“羡慕”充电宝的低损坏率。如何让共享流通起来的产品降低损坏率,是从业者需要解决的难题,“魔力伞”还在平衡增强韧性和自重过重的问题。“‘来电’的硬件的确也在不断升级,其制造供应商飞毛腿也是很有实力的企业,这很重要。”

“为什么说共享充电宝,比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更清晰呢?损坏率是关键。”王磊也认为,共享单车的利润很低,维护成本却很高,租金显得微不足道。另一方面,单车损坏率是一直是个谜,共享单车从未有过精确的数据披露出来,那么它的盈利变得无法准确计算。而类似充电宝这类产品,它的制造成本、损坏率更清楚,对于投资人做决定来说很重要。

“作为业内人士看共享单车,他们当下的现金流一定是负的,只不过玩法不同,资本需要追逐热点名头,或者为更远的变现服务,而充电宝用电频率、电池的更能衰退等等,这些相关数据更容易获得。”王磊认为,共享充电宝本身的押金就和售价接近,基本上比较保险。

不容忽视的是,共享充电宝还有滞纳金的部分,其实算是租金的一部分。在梅林工作的董小姐,经常需要外出跑业务,公共场所的充电宝对她来说很实用,唯一的问题就是一旦忘记或者来不及及时归还,滞纳金可能达到80元-100元,相当于又买了一个充电宝,那就不如把充电宝留下来自己使用,但她发现共享充电宝只能给手机充电,却不能给充电宝充电,反复使用。“相当于我用买一台充电宝的滞纳金,买了功能不完全的充电宝,这一点我认为会更人性化。”

采写:南都记者 谢宇野

声音

共享单车当下的现金流一定是负的,只不过玩法不同,资本需要追逐热点名头,或者为更远的变现服务,而充电宝用电频率、电池的更能衰退等等,这些相关数据更容易获得。

——— 昂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

展开全文
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奥一网微信号